秋葵app下载汅api在线

未分类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!

润泽官场对于方晟的上任表现出谨慎的欢迎,或者说防范和担忧的成分更多些。

3000套商品房砸垮鄞峡房价的事迹都听说了,因此方晟还没到,润泽房价已连续跌了28天。尤其房产开发商闻风丧胆,最新一期招标的7块地皮创记录地有4块流标。

至于方晟其它方面的段子,如他所到之处班子搭档不是倒了,就是垮了,或者调了,或者病了;又如他拥有数目庞大的情妇团,大都出自名门,还有身居高位的;再如他背倚京都豪门于家,又与大军头白家交好,多方势力试图打压都没得逞等等。

众说纷纭,其实最担心的还是市领导以及市直机关负责人的层面,因为方晟撤换干部向来不留情面,谁打招呼都没用。

街头巷尾还流传听说方晟来当市委书记,市长王智勇随即跑到省委书记办公室要求调整工作,说按干部任期管理制度自己也到了换岗的时候,何况自己年纪大了,精力不济,跟在年轻领导干部后面恐怕经不起折腾。省委书记和省长好说歹说才把他劝了回来,承诺年底一定优先考虑。

周一傍晚举行市委常委扩大会——临海这边涉及市领导职务变动通常不召集市直各部门,市委常委、市正政府、市人大、市政协领导班子成员,市法院、市检察院等负责同志参加会议。

各级领导例行公事发表讲话后,方晟如每次新上任并不多说,仅仅表示不调查没有发言权,明天起要到基层开展调研活动,多看多听,切实掌握第一手资料,之后再和在座各位认真研究、合力共商润泽发展大计。

晚宴方晟浅斟慢酌总共只喝了大半壶,临海毕竟地处南方酒风不盛,不喝不勉强,反而双江、白山那边显得野蛮,恨不得摁住脑袋灌。当晚有喝白酒,也有红酒、啤酒、黄酒,甚至有两位只喝饮料也没人勉强。

席间主管后勤的刘副秘书长低声请示说市委宿舍楼套房已收拾妥当,是不是今晚先住酒店,等明天去看一下,根据个人生活习惯做些调整再正式入住?

方晟漫不经心说不住怎知道如何调整,今晚就过去吧。

晚宴过后陪中组部、省委领导到酒店入住,刘副秘书长又悄声说要不方书记就住这儿吧,免得明早陪领导们吃早饭跑来跑去。

可爱自拍萝莉清新萌照写真

方晟欣然应允。

当晚电话潮水般地打进来,都是关心他第一天来润泽的情况,一一应付之后已将近凌晨。

心潮澎湃,越晚越睡不着。

方晟拉开窗帘,从26层高楼鸟瞰市区,只见布局整齐的街道上灯光闪烁五光十色的光芒;店铺、酒楼、广场、娱乐城楼面招牌造型各异,光彩夺目,将整片空气都映成了斑驳彩色,虽已入夜街面依然人流如注,热闹非凡。

再看酒店附近小区,月光混着各色灯光将栽着小树的草坪映得光影陆离,朦朦胧胧中三三两两的人影或漫步或静坐,散在各处,一派宁静祥和的气氛。

毕竟是沿海发达省份的大城市,就算顺其自然地发展也远远超过鄞峡、顺坝那些地方,城市的底蕴和庞大的体量,令方晟沉甸甸多了几分惕然。

他已体会到詹印从边陲重镇调任朝明市长时的惶惑不安,以房产为例,去年润泽成交商品房6.4万套,到去年底存量商品房21.2万套,存量总面积12.7万平方米!

就是说在鄞峡把窦康、郜更跃等人吓得瑟瑟发抖的3000套商品房,拿到润泽半个月就消化掉了,仅仅掀起一点点浪花而已。

还有落户企业,一个达建就让本土派寝食难安。世界500强企业在润泽落户的有79家,中国前500强达到270多家,超过一半!

几乎所有央企在润泽都有办事处。

因此,方晟从江业一路用惯的手法手段,到了润泽都不顶用!加之单枪匹枪、人地两疏,上面没有强大的关系网,下面没有帮衬的人脉资源,方晟仿佛见到隐隐卓卓一班对手在冷笑:

方晟啊方晟,看还有什么能耐!

他并没有过多担心。

在工作方面,方晟始终坚信功到自然成,只要付出足够努力,倾注足够心血,不掺杂私心杂念,没有达不到的目标。

是的,他担忧的是人。

从接受组织谈话到现在,他故意拖延了近一个月,可鱼小婷却第二天就抵达润泽。

通过她无孔不入的打探,方晟知道面临三个难题:

一是官场关系网错综复杂。作为沿海派的大本营和根据地,润泽市领导班子个个有背景,要么直通京都,要么跟省委高层渊源很深,别看开会不露声色,一旦触及哪个切身利益立马拍桌子翻脸,根本无所谓什么组织纪律。

为何京都、省委高层的关系户都愿意跑到大趋势走下坡路的城市?奥妙在于,干得不好是应该的,稍微干出点成绩便能大吹特吹,反而容易提拔。

二是重商主义严重。润泽下面有个镇,从镇书记到镇正府办事员都办了企业,或是开工厂,或是开公司,居然被当作典型轰轰烈烈宣传了好一段时间,后来于云复听说后觉得不妥,出面制止了。极度重商主义造成润泽老百姓凡事都考虑钱,由此带来官商勾结、监管松驰等一系列问题。

三是权力中心长期错位。润泽市委市正府的权力中心不是常委会,也不是市委书记,更不是市长,而是常务副市长!

方晟乍一听说简直难以置信,鄞峡耿大同若非多个市委常委头衔,不知被自己欺负成什么样子,怎么到了润泽竟能把市委书记、市长架空?

鱼小婷不愧是情报部门精英,帮方晟将原因都摸清楚了,主要有四方面:首先常务副市长娄伯林从市长助理做起,在润泽已干了14年,这期间他有机会调到其它地区提拔市长或到省厅主持工作,都拒绝了,他就乐意呆在润泽,因而培植起深厚而庞大的人脉资源。

这一点与本土派有异曲同工之处。方晟评价道。

其次娄伯林在润泽的产业相当惊人,据鱼小婷粗略了解,由娄伯林爱人、儿子儿媳等直系亲属控制的公司就有11个,资产总额3亿以上;化名秘密或间接控股,列入鱼小婷调查清单至少有7家,资产总额2亿左右。财大气粗,娄伯林自然没什么好怕的。

鱼小婷说到这里笑道这跟某人很象,是不是?方晟闷哼一声。

再次娄伯林不仅有经济头脑,更擅长抓经济,虽说润泽整体经济指标节节败退,但这些年来在他努力下逐步完成现代工业布局、商业服务业转型和国企改制,获得省领导好评,而前后几任市委书记都是政工干部出身,王智勇则手段偏软,关键时刻缺乏应变急智。

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一点,娄伯林靠山很厉害——与陈皎是大学校友,仕途上升期得到陈首长关心,如今每回去京都必定到陈家拜访。

“靠山是陈首长和陈皎……”方晟深深皱眉,意识到又将是一个大麻烦。

后来主动打电话给陈皎探听口风,那边爽朗地笑道伯林是个好干部,经济方面肯定会成为的好帮手!

方晟没说什么,现在说什么为时都太早。

关于临海省委高层,陈皎提醒说南方与北方差异很大,具体体现是人情关系较为淡薄,象北方动辄称兄道弟、几两酒下肚无话不谈的情况很少出现,基本是公归公,私下交流往来也不多,所以不要指望有人两肋插刀。常委班子确如之前所打听的,各有各的背景,谁也不服谁,与朝明一样实质上是四分五裂,所以才被爱妮娅打得那么惨。唉,历史上也是,凡是北方与南方发生战争,赢的大都是北方,就在于南方人骨子里的不团结,任何时候都放不下自己的利益。

但也有好消息。

离鄞峡前一天晚上,樊红雨悄悄来到他住处,疯狂大战三百回合后又哭得梨花带雨,心碎不已。

润泽没有机场,从白吉坐飞机到轩城需要两个小时,再辗转到润泽又得三个小时,太不方便了。身为厅长其实并不自由,非但各类会议、公务活动缠身,有时省里紧急通知必须说到就到,不容商量。

还有,毕竟是堂堂白山省厅厅长,频繁出现在千里之外的临海不符情理,也不是樊红雨的谨慎之道。

而在京都万万不敢乱来,且不说京都圈子形同透明的环境,就是徐璃和白翎也不可能容忍,樊家更丢不起人。

流泪流到天亮,临行前樊红雨才想起来还有件正事儿:樊家在南方势力虽不如白家,凑巧的是临海军区司令、省委常委万丰却是樊鼎龙铁杆战友,不用说也属于樊家外围势力。樊鼎龙自己拉不下脸,含蓄地让女儿转达,说有事找万丰,肯定会不遗余力支持!

即便在地方,军方在常委会的意见举足轻重,此时方晟终于认识到拥有两大军中巨搫势力的好处。京都层面,白樊两家不便过问正治,不便参与人事,但到了地方情况大不一样,军人的直爽和硬气会发挥很大作用。

方晟觉得初来乍到不必急于拜访铁逵和万丰,等两三个月后再去不迟,或者这期间到省城开会顺便上登门探望,自然一点比较好。

作者***:紧急通知:为防止断更等突发事件发生,及时发布和沟通续篇等消息,请书友们尽快加微信号:jisha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