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葵向日葵草莓丝瓜

未分类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巅峰最新章节!

整整一夜方晟没睡好,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身说不出的难受。

平时方晟的睡眠不错,属于那种沾着枕头便能打呼噜的类型,象这样整夜睡不着,上次则是在顺坝听说省纪委要对自己采取双规措施,连夜躲到安屋那次。

他永远忘不了大二那个情人节,那个市中心金碧辉煌的四星酒店,那间富丽气派的房间,当他一头雾水站在松软的地毯时,周小容裹着纯白毛毯半羞半嗔小步移到他面前,突然松开毛毯,露出青春柔嫩的**!

那夜有点尴尬,他激情四溢又紧张万分半天不得入其门,折腾得满头大汗,还是周小容看出端倪伸手帮了他……

那是周小容的初夜,也是方晟的初夜,彼此奉献人生第一次的同时,将对方深深镌刻地心灵深处。

这种有仪式感的初夜,此后只有赵尧尧经历过。相比之下,白翎是在追杀途中的护堤林,樊红雨和鱼小婷都是酒后,醒来后大吃一惊的那种。

因此无论后面经历多少女孩,无论女孩们多么优秀,周小容就是周小容,始终顽皮又坚强地占据他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。

这就是方晟不计后果出资一个亿帮周小容的原因,假以时日,即便方晟身居市长位置,面临当时局面,仍然会做出那个决定。

人总有率性而为的时候,时刻算计,把仕途和利益置为最高原则,那不是方晟的风格。

可周小容为什么突然谈爱呢?

每每想到这个问题,方晟心如刀绞,然而爱妮娅的质问隆隆在脑海里回荡:她为什么不能谈爱?!

丸子头清纯美女白嫩小清新公交车上甜美写真图片

十年了,除了注资一个亿,她从自己这里得到过什么?冷淡、刻意的距离,还有处心积虑的疏远!

虽说是报复她背诺与狄克银结婚,但也是出于仕途发展考虑。

想必房晓真很有耐心地陪她聊天,逗她开心吧?周小容喜欢逛街,想必房晓真半步不离左右,兴致勃勃看她试衣服、挑选包包吧?

还有到了晚上,周小容也……

想到这里方晟手指都颤抖起来,胸腹间仿佛被针洞穿似的。起身浇了壶开水,大口大口吞咽,似要熄灭心头邪火。

的确是邪火。

按说徐璃、姜姝跟他勾结上的时候都是有夫之妇,爱妮娅也非完壁,可他一点都不介意;为何周小容谈个爱就象天塌下来呢?

坐立不安直到天亮,对着镜子修饰了一番下楼吃自助餐,正好碰到芮芸在保镖护卫下晨跑回来。

“咦,您昨晚住在这儿?”芮芸诧异道。

方晟点点头。

芮芸注意到他精神委靡,神色间憔悴不堪,没敢多问便回了房间。

上午赶回鄞峡,十点整召开市长办公会。

这是张荣调到鄞峡第一次参加市长办公会,之前拖了五天,是因为副市长分工没摆平。

原来四位副市长分工大致是:耿大同负责市正府常务工作,分管重大项目、机关事务、对外工作和财政审计等;祝雨农负责国有资产管理、金融、税务、公安、市场监督等;郑拓负责工业、环境保护、民营经济、文化教育卫生、体育旅游等;华叶柳,负责农业农村经济、国土资源、水利水务、广播电视、民族宗教等。

第一次市长办公会上方晟发飙调整祝雨农分工,郑拓和华叶柳碍于面子不敢接受,加之祝雨农背地里做了工作,也就不了了之。

张荣是新提拔副市长,省委组织部红头文件上没加括号,按官场惯例就按先来后到顺序列华叶柳之后。

同样也是官场惯例,排名末位的副市长负责相对弱些且边缘化的部门,就是通常所说科教文卫、农业农村、民族宗教,相当于接手华叶柳负责的一摊子事。

从近期工作安排讲也很合理,因为华叶柳主要精力用在国腾油化改制工作方面,压力非常之大。

然而张荣还没到,肖挺的电话已经到了,直接打给吴郁明,含蓄地表示张荣同志在省委办公厅是顶梁柱,到鄞峡也要“多压压担子”,最大程度发挥其能力水平。

省委书记、未来的正治局委员都发了话,还有什么可说?吴郁明立即把肖挺的意见转达给方晟,要求实质性贯彻领导意图。

什么叫“多压压担子”?说白了就是多抓些实权部门、强力部门!

方晟首先想到削祝雨农的权力,从他手里划块蛋糕出来;郑拓管的工作也有点多,与他的能力不太相称;华叶柳的分工则要有增有减,增加些实质性事务,减掉些务虚的工作。

经过慎重考虑,方晟决定让张荣负责公安、市场监督、环境保护、民营经济和民族宗教等;华叶柳则增加文化教育、对外工作等工作。

就是说除了华叶柳,其他几位副市长包括耿大同在内分工都有所减少。

消息传开后,祝雨农炸了!

别看他成天抱怨工作忙、压力大、双休都得不到休息,人累心累,真要减他的分工,比割肉还难受。

他冲到方晟办公室大叫大嚷,提了两条意见:要么大家一起减,要么打乱原有分工重起炉灶,坚决不接受现有分工调整方案。

从内心讲,方晟承认祝雨农发火有道理,因为张荣还没报到就伸手要权打破了官场惯例,蛋糕就这么大,多切一块,人家势必少一块,这是显而易见的。

加之自己存了私心要削祝雨农的权。

方晟镇定地说我也提两条意见,第一请在我面前好好说话,作为副市长,到市长办公室无论汇报工作,还是提意见谈看法,都不该这么高的嗓门,正府领导班子不需要男高音;第二,市长分工不是市长说了算,关系到市一局棋统筹安排,我会跟吴书记商量,但正式结果出来后,不管有没有异议都得接受,否则可以打报告不干!

祝雨同听了又要跳脚,冲到办公桌前准备摔茶杯。

方晟抢先半步将手按在茶杯上,冷冷说省委对鄞峡市正府班子配置向来是一正四副,如今张荣来了,准备走吗?

格噔一声!

祝雨农听懂方晟的言下之意,当即气焰消,脸上肌肉慢慢松驰下来,讪讪道我这人暴脾气,心直口快有话直说,反正呢希望方市长充分考虑我的意见,说大家在一个锅里吃饭,谁多谁少可是明摆着,我不说,外面也有人说闲话呢……

方晟将分工调整方案捧给吴郁明,并转述了祝雨农的意见。

吴郁明皱眉叹气,说那个张荣吃相也太难看了,还以为在省委办公厅呢,仗着肖挺宠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!肖挺也真是,帮忙也不能帮得这么露骨,就算高升正治局委员,张荣还得踏踏实实在地方混呢!

方案要不要拿到常委会通过一下?方晟问。

吴郁明说算了吧,越折腾越乱,祝雨农跟窦康、成槿芳之流都有勾结的,到时不知又扯到什么话题,干脆一锤定音直接上报省委,来个生米烹成熟饭!

关键时候吴郁明也有快刀斩乱麻的气魄。

那就再均分一下,爱闹的孩子有糖吃,把祝雨农安抚好,郑拓、华叶柳纵使有想法也不好多说什么。方晟建议道。

方晟话中有话,聪明如吴郁明自然一听就明白,笑道是啊,作为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,耿大同同志应该有大局观,发扬自我牺牲的精神呐!

两人把耿大同叫过来一说,当然把肖挺扛在前面,耿大同还能说什么?总不能跟省委书记顶着干吧?再说所谓市长分工,在方晟这样强势的市长面前算个屁啊,他想管哪块就管哪块,比如重大项目,部以招商引资名义归到市招商局,自己半点油水都捞不到;再比如地皮竞标,方晟说停就停,说改就改,自己作为分管领导根本没话语权。

只要能稳定和谐正府工作,我个人没有意见。耿大同道。

结果便是耿大同“小出血”,让出重大投资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、综合保税等三项工作;把祝雨农最看重的公安还给他;郑拓那边虽损失几项重点工作,但收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也算略为平衡。

即便如此,当张荣抵达鄞峡办理一系列手续后坐到方晟办公室,听到自己负责的范围后,啧啧嘴说:

“方市长,我在省厅主要负责招商引资和国企改制方面研究,分工能不能涉及到这两方面?”

当下内敛如方晟也不禁有些生气了。

见过跑官要权的,没见过这般猴急的!

作为刚刚提拔副市长的干部,初来乍到应该怀着谦卑惶恐的心情多学习、多考察,尽快融入工作环境才对,哪有这般无礼?

退而言之,分工是业已确定的事,只有接受的份儿,哪能跟组织讨价还价?再说也不打听打听这两块工作谁负责?书记和市长亲自过问,轮到插手吗?!

本来方晟还想着尽可能拉拢张荣,以对抗嚣张无理的祝雨荣,这句话一出口,方晟就知道没辙儿。

道不同不相为谋!

这样想着,脸上笑容更欢,温和地说:“张市长,招商引资是当前鄞峡重中之重的大事,市里成立领导小组,郁明书记挂帅亲自抓;国企改制则是省里点名要求试点,目前叶柳市长一心扑在上面。这样吧,明天起多看看相关材料,有时间实地走走,等熟悉情况……再说,行不行?”

听话听音,张荣已惦出两项工作的份量,知道自己唐突了,赔着笑道:“谨听方市长教诲,我长期在省厅工作,基层工作经验不足,今后还请不吝指教。”

这话放在刚开始说效果多好,有时官场就是如此,不该说的硬说,会把一把好牌打得稀巴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