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视频app黄无限制版

未分类

樊伟正在书房挥毫泼墨,桌上、地上到处摆着写好的字幅,见樊红雨笑道:

“红雨替我找两幅笔意到位的字,明天聚会送给老战友。”

樊红雨跟他随便惯了,拍手笑道:“我哥这些年其它方面进步一般般,唬人的功夫大有长进,毛笔字无非写得好不好,非说‘笔意’,成天吓人家外行是不是?你当那些个老战友真在乎‘笔意’?要的就是最下面那枚刻有‘樊伟’二字的印章!”

樊伟无奈将毛笔搁下,道:“你看你,都熬到区委书记了,还没学会聊天?真扫兴!”

“平时在基层天天睁着眼睛说瞎话,回到家还不肯说真话?想憋死我啊!”樊红雨随便抓起椅子上的字幅往地上一扔,樊伟心疼得直咧嘴,赶紧过去小心翼翼整理到案台上。

“姑奶奶,手脚轻点好不好,这是在家,不是你梧湘的地盘。”

“哥,这次回来是想跟你聊点事儿。”樊红雨朝客厅瞟了一眼,谨慎起见还是把门反锁上。

樊伟没在意,蹲在地上专心致志打量字幅:“区委书记解决不了的问题应该找市委书记,我可帮不上忙。”

“直说吧,想撤销一个你们系统发的通缉令!”樊红雨单刀直入道。

樊伟惊异地抬起头,良久道:“鱼小婷?”

“是。”

他慢慢站起身,收敛笑容来回踱了两步,道:“谁拜托你的?”

咖啡少女气质显露纯净风采

“这个不重要吧,你只须看我的面子。”

“不,其实非常重要,你必须如实交待。”他严肃地说。

樊红雨嘟着嘴说:“你应该猜到,是方晟。”

“果然是他,”樊伟恨恨一甩手,愤怒地说,“果然是他!”

“他怎么了,又没惹着你……”

樊伟狠狠瞪了她一眼,道:“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意思!”

樊红雨顿时悟出樊伟前后联系,确定了方晟是臻臻的亲生父亲!不由羞得满脸通红,低头道:

“哥……”

樊伟回到书桌前坐下,眉毛揪成一团,黑着脸不吭声。樊红雨象做错事被活捉的小女孩,怯生生坐着双手绞个不停,心里却想反正已经摊牌了,要杀要剐悉听尊便。

良久,樊伟打破沉默道:“明天……上午我和你回双江,约他在机场见面。”

“干什么?”樊红雨迟疑一下问道。

“我要跟他谈谈,你不必在场。”

“谈什么?”

“你别多管,”樊伟森然道,“是否撤销通缉令,看他明天的表现!”

“他怎么表现才……才能让你满意?”樊红雨试探道。

樊伟摆摆手:“不早了,回屋睡吧,明早别睡懒觉。”

樊红雨灰溜溜回屋,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方晟。此时方晟双手正在徐璃裸背上游走,惊叹其皮肤之细腻光洁,接听后大为吃惊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徐璃看出他遇上了真正的难题,象乖巧的小猫蜷在他怀里,大气都不敢出。

“你觉得他会谈什么?”

“我也不清楚,”樊红雨烦恼地说,“我哥的性格天生适合干情报工作,口风很紧,除非他主动说否则别想探半点东西。”

“会不会谈崩了直接把我铐走?”他半开玩笑半当真问。

“那倒不至于,他所在的系统极为低调,不会在公众面前动武,嗯……”她想了想道,“为安起见最好带几名特警,真要防止他强行带人。”

“你越说我越紧张。”

“防患于未然嘛。”面对情报部门大总管,深不可测的樊伟,樊红雨心里也没底。

搁下电话,方晟看着天花板呆呆出神。

“谁呀,约你到机场见面?”徐璃问,身为区委书记的樊红雨经常跑省委大院,两人绝少见面,因此徐璃听不出她的声音。

“朋友之间的纠纷……”方晟含糊道。

“我安排两名警卫保护你。”

“不必,明天找严华杰打个招呼,机场就有便衣警察……”

“怎么了,好像心事重重?”徐璃凝视他问道。

方晟默然半晌,陡地笑道:“车到山前必有路,明天的事明天再说,及时行乐是也!”

说罢一把搂过徐璃,继续在她美丽的裸背上摸索……

上午十点四十分,樊红雨先步出vip通道,在候机大厅找了个生意相对冷清的咖啡馆,找最靠里的角落坐下,订好咖啡茶点后戴着墨镜、一身休闲打扮的樊伟低着头匆匆赶到。紧接着樊红雨离开,五分钟后方晟推门而入。

严华杰对今天的见面高度重视,大清早亲自来到机场部署人手,布下数道防线,防止樊伟强行将方晟带上飞机。

“放心吧,别看他在京都不可一世,在潇南还得夹着尾巴做人,”严华杰拍着胸脯说,“把我惹毛了大不了动枪,谁怕谁啊!”

“最好和平解决。”方晟提醒道。

他深知严华杰真会豁出命地维护自己,但越是这样越必须冷静,防止发生恶性事件。

大步来到咖啡厅最里面角落,樊伟端坐在靠墙位置透过墨镜仔细打量对方,没有起身欢迎和握手,仅淡淡说:“坐。”

方晟依言坐下,轻轻啜了口咖啡,静等樊伟开口。

樊伟也轻啜咖啡,似乎等他说话,两人僵持片刻,然后樊伟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,放在桌上一言不发推到方晟面前。

方晟定睛一看,顿时身血液凝固,手脚冰凉,脊梁腾起一股寒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