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要钱黄软件下载

未分类

♂? ,,

..,最快更新官场先锋最新章节!

方晟和肖兰连忙将方池宗扶到旁边坐下。

看着陈民警远去的背景,方华体会到什么叫绝望无助。陈民警的话糙理不糙,从近几月新闻报道看,十几起婴儿被窃案都没破获,受害家属至今不时在媒体哭诉、寻求帮助。

难道自己也要加入这个队伍?

方华猛地跳起来,叫道:“快,我们去车站……”

方晟说:“省城有七个大车站,三个火车站,谁知人贩子从哪儿逃?再说还可以找出租车……”

“那怎么办?”方华双手抱头痛苦地直揪头发,茫然没了主意。

方晟也觉得棘手,原地转了好几圈,试图在手机通讯录里查找有无在省城公安系统的同学。

这时赵尧尧在旁边轻轻说了两个字:“找她。”

白翎!

她在省厅十处!

蓝色死水库泳衣美女可爱丸子头坐水中嘟嘴甜笑图片

方晟眼睛一亮,赶紧拨通白翎手机,没等她开口询问便急急忙忙将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,白翎果断地说:

“别着急,守在原地等我电话。”

放下手机,方晟轻舒口气,道:“她好像答应帮忙。”

赵尧尧看着大厅外面,淡淡地说:“我知道。”

方晟有点心虚,画蛇添足道:“她是热心人,基本上有求必应。”

“未必。”

那边方池宗脸色煞白,嘴唇发紫,眼见得心脏病又复发了!方晟和肖兰赶紧联系病房和医生,紧急抢救。赵尧尧站在大厅想了想,开始打电话。

过了十分钟左右,白翎打来电话:“省刑警大队马上到,胡处长正联系省厅发协查通报,要求机场、车站、码头等所有关卡加强盘查,特别留意抱刚出生婴儿的旅客,我和小李马上赶到省城。”

“太谢谢了!”方晟激动地说,省厅发协查通报能基本堵住人贩子外逃的可能,只要孩子仍在省城,才有找回的希望。

谈完正事,白翎悠悠问:“她也在医院?”

都什么时候了,还计较这个?方晟无奈道:“我们一起过来看望孩子,谁知发生这种事。”

她敏感地听出他话中的意思,就是让赵尧尧以正式女友身份见家人,心中一阵酸楚,没说什么就挂断了。

五分钟后,四五辆警车呼啸进入区妇幼保健院,刑警队员迅速封锁相关区域,接管监控调阅,有人将方华叫过去重新做笔录,同时夜间值班医生、护士、保安都被分别审讯。

又过了十几分钟,刑警队已初步锁定一个中年妇女,监控显示她在夜里两点四十分左顾右盼进入妇婴区走廊,在任树红病房门口转了几个来回,然后悄悄进去——警方判断她白天已踩过点,知道任树红生养的是男婴。十五秒后,她抱着孩子快速出来,从员工通道直奔住院部后门,绕到垃圾车专用的小门离开。

整个过程非常熟练自如,说明人贩子对医院地形了如指掌,且有丰富的作案经验。

刑警队立即布置人手,紧急调阅人贩子可能窜逃方向线路的监控,并沿街道两侧展开搜索,重点是短租房和小旅馆。

上午八点钟,医院呼啦来了几十家媒体记者,围着刑警们追问案情。刑警队长索性公布了人贩子相貌特征,要求市民协助寻找,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给予重奖。

此时任树红从昏睡中醒来,听方晟介绍警方采取的措施,心里稍安。方池宗经过紧急治疗也恢复过来,非要到儿媳病房等消息,遂让他平躺在靠门位置。护士进来打开电视,只见几家省台、潇南市台滚动播出失婴案的最新进展,并有中年妇女作案时的剪影,主持人呼吁广大市民擦亮眼睛,关注身边动向。

“媒体介入是好事,能督促警方加大办案力度。”

说到这里方晟怀疑地朝赵尧尧看了一眼,她会意,微微点头。方华暗想她真是神勇广大,几个电话能拉这么多家媒体。

没多久,白翎大踏步走进病房,方家均一个愣神,这才悟出警方前后态度大相径庭的原因,原来是她从中发挥的作用。

可是赵尧尧正小鸟依人地黏在方晟身边呢,怎么办?

“白,白小姐……”

肖兰和方华脸都吓白了,规规矩矩叫道,方池宗也不知所措,暗想儿子都搞什么名堂,把麻烦带到病房。

白翎却没看他们一眼,直截了当道:“所有关卡录像都看过,过去几小时内没有带婴儿离省城的记录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方晟道。

“目前警方已将嫌疑人活动范围锁定在某个区域,排查进一步进行中,另外,”她无意中扫过赵尧尧,“那个姓陈的民警已停职检查!”

方家人都不敢吱声,方晟奇怪地瞟他们一眼,诚恳地说:“多亏出面,否则人贩子不知逃到哪儿去了。”

“没什么,”白翎突然脸一沉,冲赵尧尧道,“外面那帮记者是找来的吧?不知道会影响警方办案?”

方家人均一凛,暗想白小姐果然直接叫板,要发飙了!

赵尧尧也就在方家人面前低眉顺眼,对白翎可不客气,冷冷道:“媒体铺天盖地报道同样对人贩子形成震慑!”

“之前十几桩案子报道几个月,震慑谁了?不懂就别乱掺乎!”

“婴儿失窃案一再发生,都是懂的人在查吧?”

赵尧尧针锋相对寸步不让,方家人面面相觑,暗想赶紧联系孩子的事啊,在这儿吵什么架?

方晟挡在两人中间,笑道:“其实向求助还是尧尧的主意,当时实在太紧张,脑子乱了。”

白翎一愣,赵尧尧也转开目光。

方华赶紧倒了杯水:“喝点茶,歇会儿。”

这一打岔气氛总算缓和下来,其实白翎也就一肚闷气需要发泄,斗几句便没事。

接下来白翎不断地接电话,打电话,汇总各路消息,同时联系胡副处长和小李,协调省厅相关部门加紧侦查。

时间一小时一小时地过去,孩子已饿了十多个小时,任树红的心象被揪住似的,默默不知流了多少泪。要是换周小容肯定轻言细语抚慰,可赵尧尧和白翎都不是那路性格的女孩,只投以同情的目光,仅此而已。

唉,不如意啊不如意。肖兰暗暗叹息。

刑警队判断孩子饿了肯定啼哭不已,人贩子应该到附近商场超市买奶粉,遂派出大批便衣潜入监控区域,同时要求片警拉网式调查。

此时张姐如丧家之犬惶惶不安。

躲在闹市区一条冷清僻静巷子里的私人旅馆,看着电视里自己在医院作案时的剪影,以及记者在机场、车站、码头等地的即时报道,以及街头突然冒出来的大批警察,再看着床上酣睡中的男婴,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慌和不安。

在省城活动五个月了,经过事前周密的计划和踩点,以及强大的流转渠道,出手十多次均能顺利得手,从未出过意外。原本打算做满二十个再换地方,还是老大谨慎,说干完这票就撤。

谁知就是最后一票出了问题。

回想起来整个行动跟往常一样完美,白天踩点确定目标,夜间趁家属最疲劳的时间点出现,然后抱起婴儿、逃离医院,过程如行云流水。

麻烦从交接环节开始。

根据流程,她抱着孩子先回旅馆,等五点多钟到长途客运站,那边有人负责接手,坐最早的班车离开省城,之后如何辗转张姐就不管了。

但是今早五点半左右,车站突然多了几辆警车,广场上转悠着不少目光敏锐的便衣,负责安检的也明显增加人手,对抱小孩的格外关注,总拉到一边两三个人同时问话。

张姐见状没敢下出租车,借口忘带证件立马撤回。短信联系老大,说负责接手的人也看出不对劲,临时取消行动。

老大关照她在旅馆里躲几天,这次情况异常,避过风头再作打算。

说得倒轻巧,之前张姐偷出婴儿后在手里从没超过五个小时,现在婴儿饿了再喂奶粉,尿了要换尿不湿,哭闹了要抱着哄,张姐头大无比。

从夜里到中午,经过**个小时相处,张姐突然对孩子产生奇怪的感情,好像即使有机会转移都舍不得了。这些婴儿被辗转拐卖后什么命运,张姐其实心中有数,但她实在穷怕了,面对实实在在的钞票可以昧着良心做事。但自己亲手抱了这么久,又亲手喂奶粉,换尿不湿,渐渐地她重温起当年自己做妈妈的感觉,也体会到失独父母的悲痛和绝望。

送回去是不可能了,干脆收手不干,把这个孩子带回老家抚养吧。她甚至想道。

中午两点,片警来到张姐栖身的私家旅馆附近,逐个商店超市打听有无中年妇女购买奶粉和尿不湿,巷口有家杂货店老板说有啊,早上八点多钟是有个象说的模样的中年妇女买过东西,戴着墨镜,匆匆忙忙没还价就把东西拿走了。

两名片警对视一眼,强抑激动问:“她住哪儿?”

老板朝巷子里一呶嘴:“最里头有家旅馆,专做没身份证的生意。”

“另一头有没有路?”

“有,绕过去就是。”

其中一名片警会意,快步过去守住巷子另一边出口,剩下民警拨通手机道:

“报告,发现线索!”